【2013 獨立練習.Netherlands】Driebergen, Utrecht 夢中小鎮

(生長在森林裡的校園)
 
該如何訴說我對Utrecht的印象?這個我在荷蘭待最久,荷蘭第四大的城市?
 
     旅遊書上薄薄兩頁對Utrecht的介紹只集中在市中心,所附上的地圖也僅是downtown,相較於其他城市,網路上的資訊也薄弱。透過這樣稀疏的文字要如何才能更了解一座城市?看到一座城市更完整的面貌?我至今沒有答案。也不曾見過她完整的面貌。我想我們永遠也不可能真正了解一座城市,就像我們無法真正了解一個人一樣。況且,城市比人又更複雜多了。

      兩個星期足跡所至之處也大多是市中心熱鬧喧囂的地方。毫不諱言我喜歡大城市,喜歡她的便利、她的世俗、她的炫目、她的喧囂,以及她的種種可能性。然而Driebergen是我在Utrecht好喜歡的一座小鎮,適合養老,或許也適合寫作。

(第一天抵達歐洲,馬上被宿舍前的這小湖吸引,好像隨時會有精靈出現似的。這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或許能在這裡寫作一部湖濱散記。)
    
 
 

      踏上歐洲大陸的第一天,來到荷蘭的第一天,第一次一個人旅行的第一天。從Schipol Airport直接搭火車到Driebergen-Zeist,車程大約40分鐘。(從Utrecht Central搭車約11分鐘)什麼都是新的。什麼都是第一次。第一次踏上歐洲的土地,第一次一個人推著30公斤的行李在機場找連接火車站的路,第一次在荷蘭櫃檯買車票,第一次到詢問櫃檯問我該到哪裡搭車。非常緊張。緊張程度大概僅次於在桃園機場候機的時候了吧!當時胃以一種奇特的方式灼熱疼痛。在曼谷轉機,戒慎恐懼全身肌肉繃得不能再緊,大半夜的所有神經卻異常清醒。我總是一個太容易緊張的人。看看時刻表,看看自己查的資訊,再看看時刻表,深怕錯過了我該搭的那一班車,又害怕搭上錯誤的一班車。火車上人不多,三三兩兩忙碌著。我喜歡歐洲火車座椅面對面的形式,好像在談話,偶爾中間還會有張桌子。行李太大了,揀了一個最靠門的位置,看看窗外,看看車內,看看自己的行李,還是很緊張,但已經在完成一件事的路上了。

 

      車廂與車廂間隔著一段平台,平台上是車門,走過平台,下了幾級階梯、推開玻璃門,才到座位的地方。火車駛過Utrecht市中心,一對母女上車,女兒穿著紅色的皮衣,提了一袋衣物,這或許是和她和母親在商店裡東挑西揀下定決心付了錢帶回家的寶貝,而母親則提了一袋日常用品,以及一束花,粉紅色的好大一束花。她們說著我聽不懂的荷蘭文,我想她們大概在談論著回到家後要做些什麼吧,討論花該擺在哪,討論晚餐吃什麼,談論生活。放鬆不得,明明還有十多分鐘才到站,但我不耐地扛著我的大行李到了車門邊等待,深怕行李礙了事,把我載到一個更陌生的地方。一位年輕母親推著嬰兒車坐在往上層走的階梯。忘了說,荷蘭的火車分為上下兩層,一等艙和二等艙,價格不一樣,一等艙的設備更新更舒適,但其實二等艙已經夠好了,再說在荷蘭境內的移動時間都不長,二等艙已能滿足所有需求。荷蘭的境內火車不採劃位制,有位置就坐,彷彿告訴你不必拘謹。媽媽講著電話,大概是和爸爸說話吧!女孩乖乖地在她的著色本上圖畫。生活在車廂裡溢散。

    Utrecht Driebergen Campus (De Baak Campus)應該是暑期課程才開放的校區(這學期認識從Utrecht University來台大交換的女孩竟然不知道這個校區!合理推斷是summer course專用),在Driebergen(這不是廢話嗎)。新課程開始的週末,Driebergen-Zeist車站會有Utrecht Summer School的專車接送。平日的話,從校園出發,大約走40分鐘會到車站,公車班次也不少,10分鐘就能到了。到站後只看到指示牌,接待人員不見蹤影,突然一位身穿Utrecht Summer School工作服的非裔女士不知從哪兒冒出來,好熱情地擁抱歡迎我,之後嘰哩瓜拉問了好多問題。或許對荷蘭的極好印象是從這裡開始的。這天是夏天裡的冷天,只有17度,熱情staff說前一天明明30度。

 

 

  到了Reception check in,將自己安頓好後,開始在校園亂晃。一個人都沒見著,什麼聲音都沒有,一個寧靜校園。

 

(宿舍交誼廳)

(咖啡與茶24小時免費提供。WMF咖啡機,這裡的咖啡非常好喝)

 

(蜿蜒小路會通到哪?)

 

(宿舍、餐廳、教室全在這一棟。每個人都住單人房,房內都有衛浴設備,每間房都有門禁卡,儼然小型的舒適旅館。乾淨、安靜,美中不足的是,這生長在森林中的學校太自然,不知名的蟲太多。兩個禮拜對抗長得像蜈蚣的奇怪蟲的辦法就是冷洗精,乾淨迅速有效,雖然有點殘忍。)

 



(校園每一棟建築、每一個角落都讓人驚奇)
 
      被樹林包圍的校園,有非常多鳥類。一天早晨從窗戶望出去,看到一隻野兔蹦跳而過。聽說運氣好還可以看到鹿。
 
      走出校園是異想不到的生活模式,或許是典型的歐洲生活模式。要出校園得先經過長長一段林蔭,林蔭盡頭是馬路,彷彿指示著人生。
      不遠處一座公車站牌。路上迎面而來的老爺爺、老奶奶會親切地看著你,笑笑地跟你打招呼說聲好。有時候看得到馬車,但更多時候是腳踏車。

 

(公車站的廣告面板是HTC沒錯)

 

      走20分鐘才會到最近的連鎖超級市場Albert Heijin,也許是這小鎮的downtown,小餐廳、書店、古董店、郵局、藥局、麵包店、家電行,讓人吃驚的是10分鐘能走完的一條小路上有三間書店。

 

      作為一個熱愛城市世俗、萬事以便利為上的僵化人,好難得會這樣喜歡一個小鎮。不很方便,但也不會不便,沒有太多誘惑,專心地在樹林裡看樹看雲看書,真適合隱居,適合讀書,也適合養老。喜歡一個人走長長的路到這小城區,觀察一路上住家的建築,甚至窺探他們的庭院,種了哪些花,擺了哪些物品。一把黃色鐵椅子綁在庭院的鐵柵欄上,一台紅色兒童玩具車停在家門前,歲月靜好,像是生活的裝置藝術。這才是我夢中的歐洲。寧靜悠閒,總是走路,這裡適合好好生活。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