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Observation #002|大都會博物館設計師對談之夜:Proenza Schouler 的戲劇時刻

NYC Observation #002|大都會博物館設計師對談之夜:Proenza Schouler 的戲劇時刻

紐約就是這樣一個地方:你可以在這個晚上親眼見到 Proenza Schouler 的設計師 Jack 和 Lazaro,聽聽他們的故事、感受他們的風趣,也可以在前一個晚上,因為有課,於是錯過了在學校附近、聯合廣場 Barnes & Noble Zac Posen 的簽書會,或是考慮下午要不要去 Bookmarc 參加攝影師的新書發表。

在這裡什麼都可能發生。

 

The Atelier with Alina Cho: Proenza Schouler

幾個禮拜前就在大都會博物館的 Instagram 上知道今天晚上有個 Proenza Schouler 的對談,設計師將會談談品牌、談談踏進時尚圈的故事,也談談身為設計師的心路歷程。興沖沖地點進 Met 官網,失望地發現短短一個小時的對談門票要價40美金,這對一個留學生來說有點太奢侈了。但還是很想去啊!那時候思前想後,網頁開了又關、關了又開,最後還是不得不考量現實而放棄。結果就在這個星期一下午,活動三天前,收到系上寄來這場對談學生只要15美金的折扣碼,二話不說馬上點開網頁訂了票。

果不其然,折扣票在最後一排偏右的位置。坐在最後排,看著身著華服的男男女女陸續進入會場,有種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感覺,那是個迷人的世界,儘管讓人有點緊張、有點害怕。

 

Proenza Schouler 這個品牌名,取自兩位設計師母親的姓

只要喜歡時尚,任何時候都可以開始

 

Jack(紅色) 在進入 Parsons 就讀之前,讀的是繪畫;Lazaro (深藍色)讀的是醫學預科(pre-med)。

「80 年代那個時候你如果想要成功,當醫生或是律師是絕對的安全牌。於是我就順著我父母的意思,讀了醫學預科。」Lazaro說,「在邁阿密,我媽媽有一間美容沙龍。我每天放學之後,就跑去店裡找她。」然而濃厚的興趣使然,兩個人都決定轉換跑道。

在 Parsons 開學前一天,Jack 和 Lazaro 在紐約 Bleecker Street 一間名為 Life 的酒吧遇見了(這間酒吧現在已經不復存在。「它真的很棒啊!」兩個人一致認同),沒想到開學後,兩個人的課表幾乎一模一樣,也就這麼開啟了兩人的友誼。兩個人的大學生活,不是在 Jack 的公寓就是在 Lazaro 的公寓一起做著衣服度過的,於是,兩個人的設計風格也越來越相像。直到大四要畢業製作的時候,他們想,既然他們感情這麼好、風格又這麼近似,那為什麼不來嘗試一下雙人製作?(當時他們已經是情侶了,八卦一下XD)

沒人做過沒關係,努力嘗試,成功了你就是第一個

 

當時 Parsons 的時尚設計系畢業製作,從來沒有學生嘗試過雙人設計展出。開學前,他們和系主任討論了這件事,得到許可之後,意外也不意外地在畢業展上大放異彩,還得到 Barneys New York 的青睞,買下了他們的畢業製作全系列。初試啼聲就得到不錯的成績,但他們也不禁懷疑,兩個人綁在一起究竟要怎麼運作?

他們有一樣的作品集,也希望一起工作、一起發展。一次,他們一起到某家公司面試,但公司只開了一個職缺。面試官問,「嗯,所以你們是要一份薪水,兩個人分嗎?」「不,我們要兩份薪水。」「很抱歉,這可能行不通。」

「那我們何不自己試試看?」被拒絕的 Jack 和 Larazo 也沒有就此放棄,這個念頭反而將他們推上了浪尖。之後他們得過的獎項、紅遍半邊天的 PS1 包,就是我們熟知的 Proenza Schouler 故事了。

 

設計師最新一季的手稿

Larazo 在機艙裡拍了 Anna Wintour 的肩

 

在一次從邁阿密飛往紐約的登機門前,Larazo 看到了 Vogue 總編 Anna Wintour。他難掩興奮之情,興奮地跟他媽媽說:「是 Anna Wintour 耶!」

「蛤?Anna Wintour 是誰?」Larazo 的媽媽,Proenza 女士不認識這位時尚女魔頭。

「她就是 Vogue 的總編啊!」

「那你應該去跟她說說話。」Proenza 女士說。

「可是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欸。」

「去跟她要一份工作啊!」

「⋯⋯」

一直到上飛機前,Proenza 女士不斷鼓勵 Larazo 去跟 Anna Wintour 攀談,也要他再三保證,下飛機前一定要跟她講到話、推銷自己。

「我都答應我媽了,我一定要做到。」從 Larazo 的話語裡,可以感受到母子感情很好。

「我就像大多數的設計系學生一樣,背著我的繪畫和設計工具,上了飛機。但我真的不知道該跟 Anna Wintour 說什麼好,於是我拿出我的 Sharpie 簽字筆,在紙巾上寫了:Anna Wintour 女士您好,我是 Parsons 時尚設計系的學生,我媽要我一定要跟您打聲招呼,所以我就寫了這張便條給妳。」

「寫完之後,我硬著頭皮,從飛機尾,一路走到飛機最前頭。我拍了拍 Anna Wintour 的肩膀,她依然戴著墨鏡,但看都不看我。我又拍了拍她,她依然沒反應。於是我就把紙巾塞到她面前。」

「兩個禮拜後,我接到 Michael Kors 的助理打來的電話,他說:『Anna Wintour 要我給你一份工作。』於是我就開始在 Michael Kors 實習了! 」(全場一片譁然)

「我那時候很害怕,但我還是去做了。」Larazo 緩緩地說。

 

整場對談下來,Larazao 展現了他的幽默風趣,相較之下,Jack 就比較冷靜少言。

世界是活的,人要保持流動(fluid)

 

被問到 Proenza Schouler 這幾季都在巴黎走秀,未來 5年、10 年是否會有什麼計畫?Jack 說:「其實我們沒什麼計畫欸,生活已經被規劃得死死的了:在一定時間內要設計出幾個系列,又在什麼時候要走秀,行程表已經被塞得滿滿的了。就見機行事吧,看我們能走到哪裡。」

「其實我們並沒有就要從此搬到巴黎,但也沒有理由因為我們是個美國品牌就要一直留在紐約。畢竟我們的店面遍布世界。我們可能這幾季在巴黎走秀,之後帶著新的創意和靈感又回到紐約,或許之後還會到其他地方。有時候,待在同一個地方久了,你會沒有靈感,保持流動,讓生活有趣,不要讓自己無聊,這很重要。」Larazo 說。

聽到這裡,我有點驚訝,因為在來到紐約的頭一個禮拜,我就在我的 Instagram 上寫下了,「人生的最高宗旨就是不要無聊。」而我「移動才能生存」的想法,竟然也和 Larazo 不謀而合。

世界是活的,人們需要保持流動,讓生活充滿動力,讓自己無時無刻都覺得有趣。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時尚大城中遷徙,是讓生活有趣的方法之一,而旅行是藝術之外,Jack 和 Larazo 共同的靈感來源。

 

Proenza Schouler 的設計是 Met Gala 紅毯上的常客。被問到未來想讓哪位名人穿上他們的設計,兩人都沒有特別的目標。「Melania Trump?」「NO!!!」Larazo 超級堅決又迅速地給了答案。全場大笑。

PS1 包拯救了 Proenza Schouler

 

說到 Proenza Schouler,大多數人的第一印象應該就是那只被稱為 PS1 的包包了。當時設計這款包時,有想過它會風靡世界嗎?

「當然沒有啊,我們當初只是想設計一款實用的包包。」Jack 說。

「我記得那時候正值金融海嘯,2008 年。我們投入了大量成本在新的設計上,但秀走完了,沒有半筆訂單,我們想說完蛋了。但這款包卻意外地受到全世界的關注,也因為它,我們的品牌才能繼續下去。」Larazo 說。

「有時候走在路上,看到陌生人身上穿著我們家的毛衣、踩著我們品牌的鞋子,或背著我們的包包,我都會覺得很驕傲。這大概就是身為設計師的使命與成就感吧。」Jack 做了個小小的結論。

 

 

Q & A 進行到最後,最後一個發問者是位長髮女孩,她說她是一名造型師,她很想知道,兩位設計師有沒有什麼向時尚界大咖自我推銷的訣竅?

Larazo 說:

「其實沒什麼訣竅,就是要大膽、要敢去嘗試,你要努力讓自己被看見。」
「那我要把我的名片拿給你。」女孩說。

 

女孩話才剛落下,全場一片掌聲響起。她走向前,把自己的工作名片遞給了 Larazo。

Larazo 回到位置上,開玩笑地說:「她挖坑給我跳!」(She set me up!)

整場對談,就結束在這個充滿戲劇張力、激勵人心的時刻。

 

Larazo 在飛機上用餐巾紙寫了便條給 Anna Wintour,得到了 Michael Kors 的實習;今晚 Met Speak 上發言的年輕造型師女孩,也遞了自己的名片給 Larazo,不知道她會不會得到 Proenza Schouler 的工作?

這個故事真動人,真紐約。

紐約是一個造夢的城市,而時尚賣的是夢想。

還有什麼能比在紐約遇到這些人、親耳聽到這些故事、並努力跨進這個世界更令人激奮的事?

 

You’ll never be too inspired by the city. There’s always mo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