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我在台灣大多時候的自在與自信,討厭自己在這裡像個啞巴小媳婦,然而自信是裝出來的,要裝到它真的就像自己的一部分。其實老闆和同事人都很好,工作內容也尚能發揮,只是我過動的內心小劇場演得有點激烈。不要忘了為什麼轉換跑道,如果正在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年紀不會是重點,就只是個數字。我還在努力尋找自己在這個國家、這個市場的位置,也希望透過這些打碎與重建能再次確立自己的價值。

View Post